下雨天睡觉的短

只写自己喜欢的
微博@下雨天睡觉的短
或者见微博@意琦行的脖子

丁凌霜出来了!!!!!!!!!!.!!!!!!!!!!!!offer也拿到了!!!!!我要开车!!!!!!!!!

5热度——分享你现在的年龄


_(:ᗤ」ㄥ)_21岁


10热度——分享写作时的bgm


写的大部分都是车 写的时候一般会听比较骚的歌()


(原挑战已经删了 谢谢点心心的小可爱)

 

看完今天金光的更新写两个段子

第一个是慕容胜雪x墨无书

接着齐神录第11集往后写

私设多 ooc 小学生文笔


“老爷,慕容宁已经离开了。”墨无书低头躬身道。

坐在主位的慕容胜雪缓缓吐出一口烟,姿态悠闲:“你说,他会不会来巧木宫找救援?”

已经学老实的墨无书不敢轻易搭话,只说:“属下不知。”

慕容胜雪抬眼看他,墨无书头低的更低,语气也更诚恳:“……属下不知。”

“……哦?那你知道什么?凰后身边也会留你这般无用之人吗?”慕容胜雪并没轻易放过他,仿佛逗弄墨无书已成习惯。

“这……老爷还是去问师者吧。”墨无书抓紧手中的笔,答得更是小心。

“哈……”慕容胜雪缓步靠近他,突然一手勾住他的肩膀,一手抬起他的下颌。

浓重的烟味扑面而来,墨无书忙屏住呼吸,从慕容胜雪口中而出的昂贵白烟全部慢慢吐在他脸上。

慕容胜雪细细打量他,目光毒辣狠绝:“做事一般,无勇无谋,你说,凰后留你是不是为了你这张脸皮?”掐住下颌的手渐渐往上,扣住他的面具就想摘下。

墨无书大气都不敢喘:“……老爷说笑了。”

轻而易举地摘下面具,并未受到任何阻拦。

面具下的脸,平平无奇。

“……我还以为你有不世之貌,凰后才会收你为墨者,原来真的不过尔尔。”失了兴趣,慕容胜雪随手就要扔了面具。

“属下失职,让老爷失望了。”墨无书眼疾手快,忙接过面具,“属下不过是看别的墨者都戴着面具,效仿而已。“

比如,他们墨家的老二。

慕容胜雪无语,墨无书手忙脚乱地就要带上面具。

“等等。”靛蓝色的烟枪递到面前,墨无书慌忙抬眼看着心情阴晴不明的老爷。

慕容胜雪抬着下巴看他:“位子不敢坐,烟还不敢抽吗?这可是赛龙涎啊……”

得,逃不掉了。

墨无书嘴角微微抽搐,暗叹口气。

五师者啊,我想尚贤宫了。

慕容胜雪心情愉悦地看着墨无书各种为难,最终墨无书叹了口气。

整齐的牙齿咬着颜色浅淡的唇,直到压出一道浅白的痕迹才慢慢松开。两瓣唇缓缓张开,可以看见嫩红的舌尖,垂着眼的墨者半张开口,一点点洁白的牙齿,一点点艳色的舌尖,他稍稍倾着身,想要去含住那截烟管。

慕容胜雪陡然收回手,脸色微变:“……出去。”

墨无书一怔,忙带上面具,匆匆离开。

慕容胜雪定定地盯着手中的烟管,半眯起眸子,神情难测。

冷地 【车】

冷秋颜x地宿

ooc 小学生文笔 非常非常非常雷


“破你西瓜!”

冷秋颜刚走到门口就听到里面许久不见的男人张口大骂:“你们怕小冷?老子一手养他长大,他本事再高!同样要叫我一声老大!”

中气十足,声音洪亮,看来在外面的日子苦不着他地宿。

冷秋颜一时又是安心又是好笑,他真是急糊涂了才会认为堂堂的逍遥天老大行走江湖会被人欺负。

“老子若是叫他跪下!他同样……”

听着混账话越说越离谱,冷秋颜眯了眯眼睛,猛的推开门,高声问道:“同样如何?”

被铁链五花大绑的男人瞬间没了声音,愣愣地看着他进来。

全文链接:https://m.weibo.cn/6545342627/4302675937792215

布袋戏圈太冷了…自己腿肉割的也不好吃 哪个圈热啊 热到每天都有人日更八百篇的那种

别雪 雪覆西楼(R啊18 慎)

别小楼x慕容胜雪

雪覆西楼 【一】

含车

有私设 想到哪写到哪

雷 很雷 巨雷 慎入

ooc 小学生文笔

慕容胜雪第二次见到别小楼的时候,就记住了自己这位谪仙一样的世叔。

慕容家交友广泛,来来往往的侠客豪杰数不胜数。别小楼就是其中之一。若说修为,都是顶尖的高手,若说相貌,别小楼容貌清俊,的确让人过目难忘,但不至于像如今这般刻骨铭心。

是什么呢?

用手里的烟管敲了敲朱红色的窗沿,慕容胜雪缓缓吐出口中的赛龙涎,烟雾缭绕,模糊了楼下大门的那个身影。

白氅青笛,遥星公子一叶轻筏随性而至,今日细雨蒙蒙,偶来登门倒有些措手不及。

纤尘不染的世叔打着伞走进来,他那暴脾气的老头出来亲自迎接,嘘寒问暖十分可亲。十三叔也出来招呼:“义兄。”

呀,这样一对比才知道他这位世叔哪里让他这么难忘了。

勾了勾唇,慕容胜雪斜靠在窗边,手里冰凉的烟管上珠宝璀璨。

是气质啊。

慕容家十三豪,或不拘小节,或潇洒恣意,或深沉有心机,但无一像他这位世叔。

文然淡雅,不争不抢,名利如云。

“哈……伪君子。”

含了下烟管,话语模糊在唇间。楼下执伞而立的世叔突然抬头,往他这边看过来。

“咳!咳!”像是说坏话被人发现,慕容胜雪慌忙侧过身,一口烟呛在口间,不上不下,十分难受。

“义兄?”慕容宁出声询问。

“……无事,叨扰宁弟了。”别小楼收回视线,儒雅一笑。


【二】


这章是车

雷 很雷 巨雷 慎入

大概就是胜雪用药把自己的世叔给睡了……

慕容府的家奴做事迅速干净,没多久就把别小楼的事查了清楚。就连当初岳灵休大侠撮合遥星公子和旻月才女的事都说的绘声绘色。 

“哈。”慕容胜雪半眯着眼,微微抬手,旁边有眼力见的家奴忙给他手里的靛蓝色烟管加了烟草。他只当这位世叔生的人清冷,以为性子也是清冷,没想到却是个深情钟情的人。

全文走链接:https://m.weibo.cn/6545342627/4294774334203732


【三】

慕容胜雪不知从哪听说了殷若薇的往事,吐了口烟嘲讽道:“心狠手辣的太和竟会爱上莽夫式的英雄,哈。”

殷若薇染了红色豆蔻的手指顺了顺耳边的头发,没有理会他的嘲讽:“人会爱上两种人,一种和自己相似的,一种和自己相反的。明晨,你爱上的是哪种?”女人的目光毒辣敏锐,竟让慕容胜雪有一种被看透的错觉。

捏紧了烟管,慕容胜雪笑得倨傲,说的信誓旦旦。

殷若薇闻言,以袖掩唇:“趣味。”

他爱他自己,只爱他自己。

再见到别小楼,是他从丁凌霜手中救下自己。慕容胜雪看着别小楼从寒阳江中飘然而来,心绪复杂。战了,站在一叶轻筏上,看着男人挺拔的背影。慕容胜雪缓缓道:“是慕容烟雨要你来救我的吗?”别小楼也没回头,语气平淡:“你的爹亲年事已高,早就不愿涉足江湖……”

闲谈叙旧,说他的理想,说他的抱负,没有一个人说当年的事。

难道别小楼没有发现当年的事吗?

也对,当时的女人也被他杀了,买“春宵一刻”的家奴也被他毒哑,当年之事,应该无人发觉。

遥星始终背对着慕容胜雪,也不知言语间是何表情。慕容胜雪突觉有种被戏耍的感觉,心下急躁,足下一点就想走。

“……别某有一事想问。”

💖截止了!!100辆车够我写的了!!

💖姐妹们别点红心了给我一条活路!!

丁凌霜这档如果能出来玩!!

这条多少热度我就开多少辆丁凌霜的车!!!

(截止到这档结束)

(இдஇ`)冷静一点啊姐妹们!插一句我一般吃霜受 雪霜雪 宁霜 别霜均可

你们太坏了(இдஇ`)我现在一点也不希望阿丁a出来了 好好学剑!(说着打开了石墨)

来 布袋戏的小可爱 你们吃过最冷的cp是啥 最近想吃冷的_(:ᗤ」ㄥ)_

(霹雳金光都行 垮棚也行)

神蛊温皇x剑无极

国庆节我怎么可能不开车呢!

神蛊温皇×剑无极

【车车车】

突如其来的脑洞 突如其来给橘子开的

你们猜有没有后续?_(:ᗤ」ㄥ)_

ooc 私设多 小学生文笔 ​​​

走链接 https://m.weibo.cn/6545342627/4291097267800161